口罩还要戴多久专家预计将再戴1到2个月

口罩还要戴多久专家预计将再戴1到2个月

(原标题:口罩还要戴多久?专家预计口罩将再戴1到2个月)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教授建议,大家对疫情还要保持高度警惕性,大规模聚会办不得。张教授说:“这个状态可能还要维持1到2个月。那时候没有新增了,基本上就可以把口罩摘了。”

护士长农军向刘女士交代出院后的注意事项。李先帅 摄

南溪山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专家组组长蒙建凤表示,医务人员针对冷女士发病特点,考虑其病情较重,且心理负担重,在给予她消炎、提升免疫力、加强营养的同时,医生及管床护士每日到她床边细心查看病情。主管医生孙天寿主动加了冷女士的微信,通过手机视频,随时关心她的病情,尽量安排好她的饮食起居,经常安慰疏导她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冷女士于2月3日转为普通型病例。

3、对于虚报信息、隐瞒病情造成疫情传播的人员,将依法依规追究责任,并纳入信用体系。

“从一名重症患者到康复出院,医务人员为我付出太多了,我向所有的医务人员致敬。”冷女士说。

1月24日冷女士被确诊为新冠肺炎,随即其女儿董某及弟媳周某也被确诊。三人一同转入桂林市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的南溪山医院。入院时冷女士咳嗽、气促,并伴有咳血,活动后症状明显加重,下床困难,肺部病变范围大,被诊断为“重型”病例。

据了解,此次出院的三名患者中,34岁的冷女士曾是一名重症患者。她长期在武汉工作,1月18日,她携女儿赶回桂林市全州县,19日举家团聚,20日出现类似“感冒”症状,口服感冒药物后未见好转。1月23日自行到当地卫生院检查,高热不退,随后又到全州县人民医院就诊,并详细告知医生自己发病经过及接触人员的相关情况。

据介绍,目前桂林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31例,南溪山医院收治了其中的22例,是广西区收治确诊病例最多的医院之一,也是重症、危重症病人收治最多的医院之一。(完)

当天另一位出院的女性患者周某,31岁,全州县人。她与冷女士是亲戚。长期居住在南宁,过年前夕从南宁返回全州老家过年,1月20日密切接触由湖北武汉回来的冷女士,1月24日开始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后被收入全州县人民医院隔离治疗,1月25日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月26日转至南溪山医院感染性疾病科治疗。

两名治愈重症患者的主管医生孙天寿介绍,该院在治疗患者过程中,采取了中西医结合治疗。心理疏导对于重症患者的治疗非常重要。有些病人因过度紧张,导致食欲不好,休息不足,引起免疫力下降,病情发展更快。这些病人,心理疏导能让他们舒缓紧张的情绪,更加积极配合治疗。

1、即日起,首都机场全部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均停靠首都机场T3D处置专区,实施远端管控,近端筛查,科学处置,责任交接,闭环管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检疫法》等法律法规,全面加强检验检疫工作,全部人员严格落实健康申报卡填报,实施全员全项电子化可追溯信息化管理,形成全方位、全链条、全闭环的立体防控体系。

2月15日,桂林市又有3名新冠肺炎患者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溪山医院治愈出院,其中包括2名重症患者。至此桂林共有8名确诊患者经过南溪山医院的精心治疗后恢复健康。

图为三位治愈病友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溪山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医务人员合影。欧惠兰 摄

图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南溪山医院院长杜振宗代表医院祝贺三位病友康复出院。李先帅 摄

冷女士说,进到定点医院后,医务人员给予了她细致的关照。是医务人员给了她活下去的力量。走出隔离病房,冷女士说,住院后才知道新冠肺炎的严重性,真后悔和家人聚餐,因为家庭聚会,她弟媳也被感染了。知道家人不断被感染后,她心理更紧张,担心其他和她有过密切接触史的亲朋好友也被感染。她转到南溪山医院时,因为呼吸困难使用了呼吸机,有段时间一直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由护士照顾,心理负担很重。在医务人员的开导下,她饮食慢慢变正常,免疫力慢慢提高。

当天出院的第三名重症患者刘女士是一名村医,51岁,年前到武汉市黄陂区学习,课余还兼职打工,年前几天发现咳嗽发热,自己吃了感冒药未见好转。后家人到武汉将她接回桂林,到当地医院治疗时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因为病情危重,1月26日,她被当地医院转到南溪山医院感染性疾病科进行治疗。刘女士因为窒息感强烈,精神压力很大。主管医师孙天寿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多次与她沟通病情,鼓励她增强信心,加强营养饮食,尽早下床康复。

三位治愈患者与主管医生、护士一起合影留念。欧惠兰 摄

2、全面实施集中隔离措施,最大限度的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从3月16日0时起,所有境外进京人员均应转送至集中隔离点,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集中观察点将配置专业医护和工作人员,定期开展健康监测,发现问题及时处理。使回国人员更安全,家人更放心。有特殊情况的,经严格评估可进行居家观察,进行集中隔离观察期间,隔离人员的费用实施自理自备。

冷女士表示,有一段时间,她有种难以继续坚持的感觉。病重时一天要打十几瓶药水,抽几次血,很难受。每一次医护人员进到病房,穿上防护服后很闷热,有时都喘不过气来,护目镜都是水。帮她打针的时候,有几次护士护目镜上的水都滴了下来,护士喘着粗气,但仍艰难地坚持着,医务人员的一起一动,让她很感动。

(总台央视记者 罗子瑛 姚春晨 胡亚利)